高岳一贯地做法就是找人斗法,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极其危险!
 
    比如他以正常的战力评估,估计道尊境界的强者也难以抵挡气流弹,但实施起来却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顺利!
 
    “你们这些人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成道尊,终是蝼蚁,凭你们也敢得罪本座?那就都去死吧!”天地间的那道声音愈发冷酷,随着而来的,又是一只大手掌。不过,现在这大手掌并不是抓人,而是猛然从天而落,一掌摁了下来!
 
    “天道代言人,你高兴的太早了!”高岳的声音也是冷冽到了极点,道:“你就只会这一点手段么?如果只是这样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!空间枷锁!反封!”
 
    高岳说出此言,并非无的放矢,而是在这一刻,他再次接收到那股“饿”的信息,这时候的饿,似乎不那么饿了。那么,必然是因为已经吃了不少东西。
 
    在道尊的空间枷锁里能吃到什么好东西?唯一可以吃的,就是空间枷锁本身,那毕竟是道尊强者压箱底的神通手段,不是大白菜!
 
    果然,高岳话音刚落,只见原本气流弹消失的地方,却是猛然之间多了一间牢笼。此牢笼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钢筋所造的铁笼子,只一下,居然将那只大手掌给封锁住!
 
    随即,这铁笼子剧烈晃动之际,大手掌消失不见,而铁笼子在须臾之间,却是变化成一门巨炮!
 
    “混蛋,这怎么可能?”空中的那道声音明显有些吃惊,不过已经晚了。那只大手掌乃是那位道尊强者的法天象地,和三绝兄弟的法天象地不同,三绝兄弟是以三绝阵为根基,即便法天象地被人全灭,对自身的创伤也不大,但道尊强者的大手掌却不同,直接被气流弹吸收同化,化为营养,居然能变化出那门巨炮,可见这一下,道尊强者的损失不可谓不小,虽然不是失去了真身的手掌,但也是一脉相连,法天象地并不是纯粹的神通技能!
 
    “现形!”高岳和气流弹互相感应,气流弹吸收了那位道尊的空间枷锁和一只法天象地大手掌之后,不但能很快变化成同一招打回去,而且在同一时间也感知到了那位道尊强者藏在哪里。
 
    那人居然远在百里开外的一座山头上,那里有一个六角祭坛,道尊盘坐在祭坛中心位置,可以看到,四周的大片生机都流逝掉了,方圆数里之地的所有草木生灵全部枯萎死亡,更连地底的一些矿物也成为那位道尊的营养。
 
    借助那个六角祭坛,适才遭遇的创伤,只需要几个须臾间就能恢复。
 
    高岳见此情形,果断与气流弹中的微弱意识沟通,巨炮对着百里开外的那座山头发出了一炮!
 
    “轰!”即便相隔百里远,但高岳他们还是感受到地面的震动,并且还看到一朵蘑菇云升上了高空。
 
    “啊!小辈找死!”那名道尊目眦欲裂!可以看到他蓬头垢面,全身破破烂烂地从蘑菇云里飞了出来,刚刚飞出蘑菇云,脚下一个趔趄,居然险些从高空上掉下去,同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!
 
    隔着百里,那名道尊目光腥红如炬,死死地盯着高岳。高岳无所畏惧,和这位道尊对视。
 
    高岳知道,道尊强者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,寻常手段极难杀死。此时气流弹已经消耗完了所有能量,化作一股气流,回归到高岳的心识之中,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来第三次。所以如果这位道尊不要命地冲上来要杀死他,高岳只有舍弃这尊肉身不要,如今高岳被少年高岳的肉身束缚了修为,无法发挥心识的无穷力量,如果舍弃了肉身,即便是道尊,高岳也敢正面一战!
 
    不过,高岳明显高估了那位道尊的勇气,此时受到重创,虽然还没有达到危及性命的地步,但那位道尊居然压制住了怒火,转身就走!
 
    “道友,请留步!”正在这时,却见天空上一道紫光乍现,顿时出现了一位背负双剑的紫袍老者。
 
    高岳目光一凝,这居然又是一位道尊强者!
 
 第一一三章 谋而后动
 
    “是紫宵剑尊,哼!”姜二公表情冰冷,看样子对那位紫袍老者有些不满,说不定还有点小过节也不一定!
 
    “师尊?他老人家何时出关了?”孟郎的道侣瞪了姜二公一眼,随即小声地对孟郎说道。
 
    “师尊他老人家出关,必然事关重大。何况师尊现身,那绝杀门的老家伙身受重伤,这下有乐子看了,如此你我正该感到高兴才是,娘子你怎么反倒忧心忡忡?”孟郎笑嘻嘻,却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 
    孟郎的道侣犹豫了半晌,却没有再言,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女子似乎有些难以启齿。
 
    高岳看到紫袍老者现身,更得知了此人是紫宵剑尊之后,他心中一愣,随即猛然一沉!
 
    如今的剑神阁虽然未必就是高岳在人间界的那个剑神阁,但大致的走向应该没有变动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紫宵剑宗这四个字,高岳就不是第一次听到!
 
    “这位道尊居然是紫宵剑尊?我剑神阁七子苦守传承,最后却没有一个有好下场,山门被攻破,一切都被洗劫一空,成为废墟遗址!如果当初第二代能够将七位师叔伯收为真传弟子,传授第二代的剑道真谛,七子的结局必然会被改写一番!”高岳想起了自己的师门,又想起山门被攻破,最后高岳的师尊拼死抵抗,只是为了让高岳这一代的七个后人有更多时间逃命。当年剑神阁七子,死的死,失踪的失踪,自从才子的师尊离开之后,实则剑神阁中就只剩高岳的师尊一人独守,那时候高岳等人都还没有成长起来,最小的才子和七师妹当时只有七八岁的样子,连高岳那年也只不过十五岁,根本就没有学成太高深的武道功夫,就被人灭了门,流落尘间。
 
    不过,这些往事暂且就不想了,高岳并没有深思进去,而是当初他就听说过紫宵剑宗这四个字,传说第二代和紫宵剑宗有极深的渊源,或者说是瓜葛,只不过具体的内幕,连七子也未必全部知晓,何况是高岳了。
 
    “适才那两有计较!
 
    他刚刚收回了气流弹的那股气流之后,对传功过来的这四个人,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,可惜的是,老年高岳并没有传功过来,隐藏得极深,高岳目前还没有一个妥善的办法来对付老年高岳。
 
    当即猛然运转心识,融合了自身对于道的理解,分成四股,然后反馈给四人。当然,每一份理解,都并没有完善,只是能够独立存在而已。这倒不是高岳刻意不把完整的东西反馈给别人,而是他如今根本就还没有形成独一无二的初始道理,所以每一个理解,日后都有可能成为他的初始道理。不过即便是传输这样的法门出去,对于高岳而言,也是有很大的危险性!
 
    这就好比刚才别人传法给他的气流弹中,经过立体圆形阳极图一分析,对于这四个人就有相对深的了解了,相反也是如此,高岳传法给别人,别人也能加深对高岳的了解。
 
    但是高岳接下来却认为还不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