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人倒也算是一个真小人了,高岳对于真小人,倒也没有丝毫动怒的必要。
 
    “你们也和此人是一个意思?”高岳淡淡地问着在场的高手。
 
    “我只会单独来杀你!”老年高岳第一个表明了立场!
 
    却听那对双修道侣的女子轻轻一笑,没有直接回答高岳的话,却是对着身边的男道侣说道:“孟郎,我看这个小兄弟酷酷的样子,很是有你当年的风采,一剑宰了他,我可是有些下不去手呢!”
 
    那叫孟郎的男剑修大笑道:“莫非你看上了这小白脸不成?如果是这样的话,宰了他的确有些可惜,不如留在你身边,我看他身子骨也还不差,应该可以做你三天的鼎炉。”
 
    “你居然不吃醋?”女子却有些不乐意了,顿时翻脸,咬着银牙道:“好啊,看来你不是真的爱我,居然可以忍受别人和我好三天那么久!”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?”孟郎笑容丝毫不改,道:“我只不过是说着玩儿的,我对你的爱,天长地久,至死不渝,此情日月可鉴!何况你我夫妻二人,只羡鸳鸯不羡仙,逍遥自在,打打杀杀的事情与我夫妻有何相干?那位小兄弟如能将他那一招法门传授给我们夫妻俩,也算是成就一番美事!”
 
    “好主意!”女子笑嘻嘻地道:“就这么决定了,这样我们就不用宰了他了啊,哈哈哈!”
 
    这二人打情骂俏之间,却将高岳的生死当成是儿戏不说,居然好像他二人已经成为高岳的主宰者。
 
    不料高岳却道:“好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,令公婆若想要法门,在下觉得并无不妥,给你们就是!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别说是老年高岳,就算是这对双修道侣,脸色也是极为精彩起来!
 
 第一零八章 天道代言人
 
    高岳如今想要走的道,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,所以眼前这些人不能理解,也在情理之中。
 
    这对双修道侣想要法门,高岳就给他们,本来按照他的想法,在场的人他都可以给予。
 
    “你此话当真?”拄拐驼背的老汉第一个反应过来,表示极度怀疑不说,他首先想到的,就是这小子有毛病。
 
    他们八位高手,在这座城池外面,就见识过高岳的那个气流弹,究竟是拥有何等的威能,这种东西,珍贵程度几乎比得上自己的生命,谁会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随手送给别人?
 
    答案是否定的。
 
    “足下看起来倒不像是个贪生怕死之辈,理当不会用这种交换拿来保命,如此说来,你必然是别有居心,当我们兄弟仨是傻子不成!”天聋地哑人瞎三位刀客中的瞎子冷冷地说道。
 
    高岳却道:“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你这个瞎子在内,随时都可以来和我交手,是不是贪生怕死,斗过一场就知道。不过,瞎子你想多了,我可以将法门传授给这对道侣,甚至可以传授给他!”说着,高岳一指那拄拐驼背的老汉,随即又指着瞎子和他身边的两位刀客,口气却是变得极为冷冽,道:“唯独你们三个,却不在其列!”
 
    “你什么意思?”瞎子一听此言,顿时散发出一股杀机,不过,他见识过高岳的气流弹,不敢贸然出手,以免便宜了旁人!
 
    高岳道:“我的道,终将为众生之师,谈不上匡扶正义这等说法,但你这样的人,却不适合来接受我的法,至于是何缘由,难道还需要我明说么?”
 
    瞎子嗤笑道:“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小小年纪,居然口出狂言,既然如此,我就先来领教你的高招又有何妨?让大家看看你那终将为众生之师的法,能不能杀我?”
 
    “你杀不死他!”这时候,从来没有开口说话的那位老妪居然插话道,“你若动他,先死的是你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瞎子面色微变,可以看出来,他对这位老妪颇为忌惮,不过他也不是简单角色,自然不肯就此低头,居然反而多了一股煞气,恶狠狠地道:“杨家的老东西,莫非为了这小子,你要与我三绝兄弟结梁子不成?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回答我,免得为你杨家招来灭顶之灾!”
 
    “你的威胁对我没有用!”杨家的老妪不火不愠,道:“到了我们这种境界,看到的东西已经今非昔比,为了延续寿命,早就不择手段!哼!何况,你们绝杀门只要杀我杨家堡一人,我双倍奉还就是,但你们此番若要动这位小兄弟一根毫毛,后果就是一个字,死!”
 
    “杨老太所言极是!”老年高岳道:“在场的高手,早就陷入瓶颈多年,为了能够更进一步,本来就会不惜一切代价!不过,我不在乎这个,我本来就不会去抢夺他的法门,只求公平一战而已!让我好奇的是,为什么他连姜公庙的姜二公都肯传授法门,却唯独针对你们仨?难道诸位不想知道答案么?”
 
    姜公庙的姜二公说的就是那拄拐驼背的老汉。
 
    此时姜二公道:“不错,我与三绝兄弟在此之前,也有过一面之缘,这兄弟仨命运多舛,几经波折,直到投入绝杀门之后,才找到归宿,修为一日千里不说,更是嫉恶如仇,杀了不知道多少为非作歹的小人,我以往还神交已久,想要结识一番,直到有过一面之缘之后,更是觉得他们也不失为铁铮铮的好汉,可以做我姜二公的朋友!我也很想听听你的说法,为什么要针对他们!”他看着高岳,好像随时要动手的样子。
 
    高岳道:“高某所针对的并非这三人。”
 
    姜二公道:“你倒是直言无妨!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各位能达到今时今日的修为境界,看来个个都是天资卓绝之辈,但这还不够!你们一生之中,为了获得修炼资源,个个可以说都是不择手段,甚至无所不用其极。这且不说,各位的最终目的,都是为了能够逆流而上,不甘心泯灭众人矣,有此等作为,哪怕伤天害理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而我之所以直言不传三绝兄弟的法门,之前就已经说明,不是为了什么匡扶正义等,我针对他们,正如针对你们都痛恨欲绝的那个东西!”
 
    姜二公道:“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你们成长到这一步,也不知道有多少仇敌,可是这些仇敌只不过是踏脚石而已。你们最大的敌人,不是他们,而是天道!”
 
    “嗯?”姜二公一惊,任他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可是此刻这些东西一被摆到明面上来说,他一时之间,居然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!
 
    唯独那对双修道侣却是面色不改,孟郎居然大笑道:“兄弟此言妙极!天道看似大公无私,实则让我辈中人痛恨欲绝,兄弟你口出此言,可比真理。难道这三位,和那该死的天道有什么猫腻不成?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各家都有各家的特长和手段,正好在下可以看出某种本质,并且模仿出个大概,可以供大家一览无遗!”
 
    言毕,高岳运转心识,并且施展衍经的变通之法,不多时,却只见他单掌一番,掌心之中,已经多了一些东西。
 
    这是一些比蚕丝还要纤细透明的细线,而且每一根透明细线,都有结扣。一扣结一扣,一环套一环,看起来,比人类的基因都要复杂得多!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东西?某家从来没有见过!”孟郎带着道侣,一起凑近观察,最终却是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东西。
 
    “你当然没有见过!”高岳道:“此物在之前,我也没有见过实物。我在一个神秘之地,见过一个人,这个人与我无怨无仇,且没有利益瓜葛,但却让我感到极为厌恶,忍不住要杀之而后快。后来我仔细揣摩,总算找到了其中的蛛丝马迹!”高岳说的那个人,正是当初在神秘石窟,第一代留下的石碑之上的那名幼童。
 
    高岳若说和那名幼童没有任何利益瓜葛,倒也是胡诌,只能说他和三绝兄弟没有利益瓜葛,毕竟他如今的道,连气流弹的法门都可以与众人分享,所以如今他面前的这些人,对于他而言,是没有任何利益瓜葛的。
 
    但看到三绝兄弟的时候,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,如同当初看到那名石碑上的幼童一般无两!